1. <rp id="t5p9y"></rp>
    <button id="t5p9y"><acronym id="t5p9y"><input id="t5p9y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<rp id="t5p9y"><acronym id="t5p9y"></acronym></rp>

    <rp id="t5p9y"></rp>
    <em id="t5p9y"></em>
    <ol id="t5p9y"></ol>

    <rp id="t5p9y"><ruby id="t5p9y"></ruby></rp><dd id="t5p9y"><noscript id="t5p9y"></noscript></dd>
    <dd id="t5p9y"><track id="t5p9y"></track></dd>
    <progress id="t5p9y"><track id="t5p9y"></track></progress>
  2. <em id="t5p9y"><object id="t5p9y"></object></em><button id="t5p9y"><object id="t5p9y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dd id="t5p9y"></dd>

    1. <progress id="t5p9y"><track id="t5p9y"></track></progress>

      公司新聞

      罵死聯想,中國也不會多出一個華為

      發布時間:2021/11/29來源:深圳市和美清潔服務有限公司

      以下文章來源于冰川思享號 ,作者關不羽

      冰川思享號.

      匯聚思想,分享銳見

      作者 | 關不羽

      來源 | 冰川思享號

      司馬南為“錘企業”大業又立新功,這次的目標是聯想。

      姜還是老的辣,司馬南的目標選擇堪稱精準——聯想這個目標夠大、創辦的時間夠長、爭議夠多,都不需要動什么腦子,車轱轆話再拿出來就行了。司馬南的流量生意做得真是棒,投入產出比是杠杠的,不愧是在“奸商和訟棍橫行”的美國被錘煉過腦袋。

      既然是車轱轆話,真沒必要一一回應。聯想也不值得花多大精力為之辯護。

      聯想當然有問題,找司馬大師公關,共商“愛國事業”的大計,這是智商下限的問題,也是價值觀的問題。

      聯想向來如此,價值觀顛三倒四。販賣情懷時大打民族牌,真要拿點情懷時又打國際牌,連“在商言商”也能拿出來尬吹一番,柳傳志問過司馬大師允許你“在商言商”嗎?

      所以,我對聯想談不上多大同情,無論是柳傳志還是聯想,和司馬南一樣,都已經不屬于這個時代了。聯想是遺跡,司馬南是遺害。

      但是,圍繞著聯想的一些陳年爭議,確實反映了更深層的問題,既然司馬大師又反芻了,那還是捏著鼻子掰扯一下,當是噴點兒除臭劑吧。

      只談一個核心問題:聯想的“貿工技”錯了嗎?耽誤了中國的科技發展大業?

      總拿華為和聯想比

      華為何嘗不是“貿工技”

      聯想特別不招人待見的原因之一,是“技工貿”還是“貿工技”之爭。

      選擇了“貿工技”的柳傳志帶領聯想成為世界第一的PC生產商,走進了世界500強,這有錯嗎?站在企業經營的角度看,沒有錯。說他錯,主要是站在中國高科技發展水平的高度出發。站在十萬米高空指點江山,當然很爽?墒,地上的每一個坑、每一個坎才是難過的。

      2016年,任正非被網友拍到一個人在虹橋機場等出租(圖/網絡)

      現在經常拿來和聯想做正反對比的華為,確實是貨真價實的全球知名科技企業?墒,華為也是貿易起家,而且是很不咋地的貿易。任正非早年賣過減肥藥、賣過報警器,最困難的時候甚至賣過墓碑。結果,把華為導向科技方向的還是貿易,給一家香港公司做程控交換機代理,然后一路從仿制組裝到自主研發干起來的。

      英雄不問出身,華為的“貿工技”不丟人。改革開放初期,最早向民營經濟開放的就是貿易和初級加工,中國民營經濟就是從“貿”和“工”起步的,沒有例外。

      華為最終能在“技”上獲得成功,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的計劃外結果。當年政策規劃的科技產業主力可不是華為,而是中興領銜的國家隊,浪潮科技、東方通信等地方隊算是第二梯隊,編外的華為實現逆襲,是充滿戲劇性的名場面。

      今天的華為已然成為中國高科技企業的榜樣、領軍人物,花團錦簇、掌聲如雷?僧斈暌彩蔷潘酪簧哌^來的。華為和中興們展開激烈競爭時,指責華為挖國企墻角、低價戰略爭奪市場的聲音可比司馬南們還嘹亮。

      好在當時互聯網還沒那么聒噪,否則那些老黑嘴打壓之下,華為多半是被錘死的命。因此,華為的成功,多少是有點僥幸的,實際上也是別無分店的獨一份。

      華為的路是闖出來的,而不是選出來的。因此,我欽佩任正非的勇氣和能力,我也能理解柳傳志當年的選擇。

      現在批評聯想抄近道、賺快錢、沒理想,確實很容易,馬后炮永遠是正確的?墒,“技工貿”的理想路線真的那么容易走通嗎?我很尊敬倪光南院士的理想主義,但是客觀而言,倪光南院士的“技工貿”路線太理想主義了。

      學者應該理想主義,而企業家必須面對現實。

      和聯想、華為輩分相當、起點更高的中國科技企業都走通了嗎?中國科技企業造不出芯片、干不過美國,聯想可背不起這個鍋。

      聯想不咋地

      其他企業又如何

      眾所周知,聯想的成功和中科院的背景有直接的關系?墒,柳傳志走出去辦了聯想之后,中科院就不成活兒了?這不是罵柳傳志,而是太捧他了。

      中科院的科研成績隔三差五就拿出來曬,多年來不知道贏得了多少掌聲鮮花,不知道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,花掉的資源不知道能頂多少個聯想創業時的家當。但是,產業轉化率呢?

      紙面上的數據總是很好看,可是問句實在話:中科院孵化了多少家超越聯想、超越華為的高科技企業?

      別說理想中的“技工貿”了,就被認為很Low的“貿工技”也成了絕唱。聯想之后再無聯想,這是中科院的問題,還是聯想的問題?

      再看看我們科技企業中的國家隊表現。

      聯想買芯不造芯,被人瞧不起,那中興通訊呢?1985年成立,1986年開始自主研發,1995年銷售額突破15億,1997年深交所上市。起點可比20萬元投資起家的聯想高得太多了,更不用說當年的華為了。

      一路走來,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,要什么牌照給什么牌照,要上市就上市,名列國務院圈定的520家重點國企,妥妥的“長子”。

      深圳中興通訊(圖/圖蟲創意)

      精心呵護發展近四十年,是走通了技工貿,還是走通了貿工技?都沒有,走通了房地產。

      2017年5月,深圳灣超級總部基地的T208-0049地塊出讓,為中興量身定做的受讓條件,中興到手后十天就開始運作轉手,2018年運作結束時,中興一分錢沒掏,凈賺50億元。這在不拿錢當錢的地產圈里,那都是神一般的存在。這來錢的效率,聯想攢機那點微薄的利潤比得了嗎?

      可是,這些錢變成科技能力了嗎?高科技中房地產做得最好的,房地產里最高科技的,中興當之無愧。

      “長子”如此,我們還有“王子”。北大清華兩大名校的校企,北大方正和清華紫光,這技術背景可不輸給中科院,算不上“長子”也算是“王子”。這對名校雙生子和聯想、中興、華為是同輩,都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起步,九十年代成型。

      可是,他們已經走到了終點。

      2020年北大方正宣布破產重組,紫光集團也沒堅持多久,于今年7月9日宣布進入破產重整!巴踝印蓖菜,令人唏噓。

      “王子”們干了些什么,落到這步田地?都不務正業玩跨界,跨界地產、跨界金融投資。方正集團的“科技企業”早已名不符實,房地產早已名列主要產業板塊、營收主力。方正直到破產,還沒有解決“缺少核心技術”的軟肋。

      北大背景大概理工弱了點,那理工男扎堆的清華應該能好點吧?很遺憾,一個模子里出來的難兄難弟。

      紫光定調打造“芯片帝國”的定調很高,但是真功夫不在技術研發,而是并購擴張的金融投資路線,“靈感”也是房地產里來的。

      紫光掌門人趙偉國就曾不無自得地說:“當時進入房地產就像搶錢一樣,我帶100萬元去新疆,回來的時候已經賺到45億元,獲利4500倍!

      房地產的錢賺得太上頭,一發不可收拾,陷入了投資套現的熱錢思路。那邊房地產的坑還沒跳出來,“芯片熱潮”一起,紫光大舉并購,冷眼旁觀的郭臺銘暗諷趙偉國“不過是個炒股票的投資者”——事實證明,還是個炒股票失敗的投資者。

      隨著房地產轉涼,兩大科技產業“王子”就這么被帶走了,留下了一片哀悼和凄涼。

      這些年,聯想也走過房地產,被譏笑為“貿工技”干成了“貿貿貿”。批評很在理,可是“長子”、“王子”們又好到哪兒去?“技”不如華為,“貿”不如聯想,連房地產也能干成“一波流”。這是誰的鍋?都是房地產的鍋?那華為怎么沒跳坑呢?聯想跳了,可也沒摔死。

      北大方正清華紫光雙雙破產(圖/經濟觀察報微博截圖)

      “王子”之下還有“私生子”。2003年的“漢芯事件”早已廣為人知,大張旗鼓開張,連企業名號都沒有叫響就慘淡落幕了,是為“私生子”。各級政府、高校高度重視和扶植,投入了十幾億資金“造芯”,造出了“芯片打磨者”的貼牌笑話。最終不了了之。

      “長子”“王子”“私生子”,都是敗家子。他們的起點都比聯想、華為要高,受到的扶植力度更大,耗費的資源要多得多。但是,“技”不如人,“貿”和“工”也乏善可陳。這又能怪誰呢?

      怪聯想創業時“國有資產流失”的原罪?和這個子、那個子的龍子龍孫多年來糟蹋掉的資產比起來,孰輕孰重?

      聯想一點都不可敬,也不可愛,不就是沒羞沒臊買芯片攢機攢出個世界五百強嗎?沒技術含量,讓人看不起。那好,請各路高科技正規軍的龍子龍孫用實力說話,在市場上輕易打敗她,奪了她的蛋糕。中科院的大拿們可以出來做個“幻想”、“夢想”“是想非非想”干翻她。

      靠司馬大師多少年不變車轱轆話的罵罵咧咧罵死她,算什么事呢?

      回到原點

      直面問題

      被寄予厚望的還有“養子”。

      中芯國際這幾年又成了新出籠的香餑餑。中國芯的希望之星,“不可低估”的。之所以說是“養子”,是這家帶著臺積電血統的公司,創立之初是“外資獨資企業”,但大股東已經是大唐電信和幾個國企,實質上是國資控股企業。

      芯片熱以后,中芯國際高光了,“不可低估”了。產能全球第五,牛不牛?可是,平心而論,這個“第五”的含金量確實高估不起來。

      2020年,全球的芯片代工市場上,排名第一的臺積電拿下了55.6%的份額,中芯國際拿下了4.3%的份額。第一和第五之間差的是整整一個零。營收、利潤率也是一個天、一個地。

      高光的中芯國際,讓人看到多少希望?人事紛爭不斷,內訌不止、人才流失。只能說看好這個“養子”,為時太早。

      順便說一句,中芯國際也是一家成立20年的老公司了,臺積電在20年前還沒有擠進全球前十。到底是南橘北枳,還是花開一枝?

      深圳科技園

      中國科技產業不是不行,而是瘸腿;ヂ摼W的軟技術,我們不差?赡苁沁@個行業起步比較干凈,沒有這個子那個子。但是到了半導體等老牌基礎科技領域,確實發展得不行,確實和經濟實力不相稱。這確實是個問題。

      是問題就要直接去面對,而不是怪這怪那罵罵咧咧一圈,又回到了原點。

      先是聯想被罵了多年,然后是出口代工企業、互聯網產業、房地產……哪個發展起來都要罵——富士康造不出芯片,騰訊淘寶造不出芯片,恒大碧桂園造不出芯片。好像造不出芯片是所有中國企業的原罪。

      可是,人家怎么就該造芯片呢?該造芯片的都在干嘛呢?馬桶堵了罵廚子,罵多了也覺得沒意思了。又罵回了聯想,回到原點。

      那么,原點是什么?是聯想奪走了偉大光榮正確的“技工貿”路線的資源嗎?顯然不是的。和聯想同輩的中國科技企業、科研機構可不缺資源。

      那是缺人才嗎?聯想又沒把中科院院士、北清高材生、臺灣同胞都搬回家去吧。人才有啊,用得好用不好、留得住留不住,是誰的問題?

      資源投入了,沒有產出。人才投進去了,沒有產出。該造芯片的造不出芯片,自有造不出的道理,找再多的替罪羊也沒用。這就不是錢和人的事,也不是多一點資產少一點資產的事。

      還是要回歸產業發展的邏輯原點——資產有效利用了嗎?營商環境是不是有利于企業發展?

      聯想集團總部(圖/圖蟲創意)

      企業經營選擇“技工貿”還是“貿工技”是真命題,但中國科技產業發展選擇“貿工技”還是“技工貿”,則是偽命題。

      科技產業大得很。貿易、投資、加工生產、設計研發都需要,企業各有所長,各選各路,各自負責,誰也不用為誰背鍋。市場篩選、整合,最后就是一片科技產業的大海。

      鄰國日本科技產業一直是國人羨慕的,可也沒誰批評軟銀投資了那么多海外科技企業,也沒誰拿孫正義的籍貫、血統問題大做文章,更沒誰對軟銀和外國資本的密切關系高度緊張。日本科技產業不也是好好的嗎?

      日本沒有司馬南這路貨色上躥下跳,主流社會不拿噴子當真,企業家能不受干擾地自主經營。這是不是能對我們能有所啟示?

      總之,聯想的“貿工技”有時代背景,也有當時的考量。當時柳傳志做出了選擇,我覺得無可厚非。擱在今天,我認為還是無可厚非。

      司馬南之流還廣有市場,恰恰證明了當年柳傳志對“技工貿”的諸多顧慮,今天還在。如果今天再出現一家華為,司馬南還得一門心思錘死人家。

      老調子解決不了新問題,更解決不了老問題。唱老調子的司馬南,就是老問題。

      *題圖為2019年8月31日,在上海舉辦的WAIC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會(圖/圖蟲創意)

      原標題:《罵死聯想,中國也不會多出一個華為》

      天天操天天干,天天日天天操天天色天天射免费版地址下载-天天日天天操天